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望 梅(外一章)

2018-11-27 11:27 伊犁晚报   王猛仁

满眼的秀色,种植在我唯一的视野。

满眼的秀色,种植在我唯一的视野。

来吧,我在仁庐的青石板上等你。

一树妩媚。我看到,冻在枝头上的清绝世界,不矜不持,相互照映,带着粉嫩剔透的皎洁。

过于幽僻的掩饰,会扰乱安宁的内心和满地的猜想。关于芳香的追索,已沉寂多年。

告别,依然在回溯的春风里。

远远地站着,一把一把地将花瓣与羞涩撒在你的身上。

落霞夕照。我也要被涂抹成你冷艳的风景,在回忆涨满心潮的那一刻,轻吻碎雪的幽香,彷徨于忘却与俯视之间,翻阅着记忆里约定俗成的隐喻和象征。

行走在晴朗的天空下,仿佛能听见相互的某种喘声。或者,像雾一样断开的绝处,激起一圈看不见的涟漪,忽地,飘逝了。

只留下,无边惆怅,与那光明的河床。

探 雪

夜色,在娴熟的隐身术里渐渐退却。

面对大地和苍茫辽阔的天宇,血液即将停止它日弱的行程。

我们从历史的长风中,从依稀存在的旋律中,再次捕捉青春的踪迹,以及创造的激情。

今天有雪。是春天。从飘飘飞舞的雪花中,我分明看见了绿色的影子,听见了飞鸟的歌声和花儿的欢笑。

院中的鱼池悄然解冻。惠风将世间一切最美的色彩、声音和思想,一并交给大地,而将寒冷的回忆留给了遥远的冬天。

看似多种语言的意旨,依旧带着苦涩的印记,在你的眸子里恣意地翻滚,留下无数灰暗的梦,躺在摞着无数先知的春天的泽畔。

我望着微光中的雪花与背影,作沉思状。

并且,借着悄悄酝酿的花蕊,在时间的缝隙里,作一次短暂的呼吸。

责任编辑:陈新梅

返回首页
相关注册开户送38彩金平台
返回顶部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''); }